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官方微信

航海会 SAIL-CLUB

 找回密码
 进行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508|回复: 3

[海钓] 南海擒鲷记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6-4 10:33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敬请关注新浪微博
本帖最后由 子健 于 2015-6-23 10:24 编辑




      台风走了,明天就要出矶了,好不容易才盼到这个假期,诱饵买的够不够呢?应该也差不多了,钓线、干粮、水、手机电也充足了,杆、轮子、小配件也带齐了,冰箱、钉鞋、救生衣、抄网、头灯。明天记得从冰箱拿南极虾,再想一下什么漏掉啊。哦~还有把闹钟调好,不要睡过头就完了。
     时间还早再上网查一下天气预报,水涨水退时间表,把卡西欧按照网上潮汐时间稍作校准,明天应该在那个位比较合适想着想着就不觉十一点多了,一点睡意也没有,每次出海晚上都但睡不着,不睡会影响明天精神,还是合一合眼吧,迷迷糊糊中进入梦乡,梦中家就在海边,早上、晚上都可以在海边钓鱼,晚上在海边吹吹海风看看星星。突然闹钟把我的美梦打醒,一个鲤鱼翻身,烧点开水汤了个方便面把脸洗了一下,狼吞虎咽吃下了方便面,从冰箱把南极虾拿了出来放好,当我每次出海之前穿上救生衣和钉鞋,左手拿冰箱,右手拿杆袋。感觉就好似战士上战场一样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。
      凌晨4时,静寂、宽敞的马路上,几个不知疲倦的四眼军团成员,顶着新月和星光,急驰奔向战场——南海。
    再检查了一下,确保没有漏丢东西才走出家门这时周围的人们还沉睡在梦中,中毒的矶钓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,上车,把东西放好就往南海码头方向出发了,天空已经开始微亮,有点薄雾,早上的空气特别新鲜,吹在脸上特别舒服,钓位已看见其他钓友身影在移动,已比我先到,车停下来互相打一下招呼。站在钓位上伸个懒腰,深深呼吸,举目眺望,心也随着飞起来。太阳已经慢慢露出笑脸来,海天一色,有几只海欧偶尔掠过海面,好象和我打招呼。海风中带着浪花打在礁石上,特别凉快,海水在我身边也由浊慢慢变清。远处一个岛礁在雾里若隐若现。钓位左右各上了2位钓友,其它到另外的钓位,我们互相挥挥手一切尽在不言中,茫茫人海,从不相识开始深接近,一群志同道合朋友走在一起,缘份啊~

      来到预想的钓位,只见风高、浪大、涌急,海水拍击防波堤泛起巨大的浪花,涌浪的落差有一两米,内心斗争,几次想要尝试,还是放弃了,纠结啊~安全第一!没办法——撤,换位吧。几经寻找,找了一个小内湾位,好在左右手都有小的嘴,不会离主流的距离过远,脚下还兼有泡沫泛白。
      自愿、无悔、自费喂了那麽多次鱼,准备工作实在是有点儿熟练了,三下五除二,顷刻搞定。和另一四眼矶友经过探讨,各自选好了钓位。眼前就剩下一件事儿了——开战!
      把装备放好,安装钓具试探水深,诱饵在上车前已经解冻,把南极虾拿了出和粉调好,直接可以打窝了,先打了几勺诱饵,垂钓正式开始了,浪花打在六棱石上,粉碎成白色的泡沫,礁石上几个小蟹在岩石上爬来爬去,忙碌着。现在都市人为了自己生活好一点拼命工作、工作压力、生活负担、工作烦恼,一切一切压得喘不过气来,每次来到大海压力得于释放,心平如水,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远离烦闹都市。这时只剩下大海、蓝天、新鲜空气,每当静坐礁石上,世间一切的份拢都仿佛淡远了,心灵终于在这该间变得安静。
      矶钩和淡水钓不同,除了环境不同之外,你不知道下一条鱼是什么鱼,有多重也不知道,还有它的挑战性,而对无边的大海望着瓢流不定的浮波,你能体味到与大海较量的快感。矶钩是一种运动,一种挑战,更是一种享受,在生活中我们擦身而过,互不相识。但如果在海边、荒岛上遇见,我们就会互相打一下招呼,因为大家都是同类人,四海之内皆兄弟。不知不觉肚子饿了,从背包拿出干粮和水,在矶钓中,我学会了珍惜,在防波堤或者荒岛上就算你有钱也没用,所以水和干粮对于我们矶钓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,矶钓让我们学会互助。
      今天天气不错,空中有薄云,足以遮住烈日,加之海上阵阵风吹来,所以也没感觉有多热。此时潮涨的不紧不慢,流也好,不急不缓的,按照大师们的说法,此种情况下最好上鱼。抓紧练活!不管有鱼没鱼,先免费提供早餐。前前后后、左左右右,遍撒芝麻似的打出饵粉。抛竿下水,由于是新位,不知深浅,从2米—7米一一试过,居然不挂底,这一下倒是心里没底了:钓多少呢?再加多一米试试。哈哈!有动静了,扯上来一看是条小沙爬。知道钓棚设定的深了,心里有底啦,回调!在调至5米时,采用从远往近带的方法:远投打出,带至流中,投粉引假想鱼来就饵。为避开小鱼,使用的是指姆盖大小的蜜制虾仁。
       此时海里没见有小鱼,好事!不断调整钓棚至6米时,只见浮波平稳的缓慢下沉,有点象浮波进水承不住载荷而下降的感觉,没很在意。在浮波渐显模糊的同时,慢慢收余线。正在收的过程中,主线突然加快拉直,此时才明显感到有鱼就饵。默数着俺的绝诀:1、2、3,抽竿,猛然感到一股沉稳有力的抖动和反抗。弓竿、收线,谁知鱼儿不配合,猛然向右急窜。鱼往右,往右带;鱼往左,往左带,正在摆好操控架式时,鱼变线了,突然往脚下猛扎。在另一四眼“放线!放线!”的喊声中,竿被弯成U形,竿尖被一拖再拖几乎点水。瞬间,强顶的想法占了上风,死扛、硬顶、强收线。两个回合,手中的劲道突然消失,断线,跑鱼。收回线一看,2号子线从中段断掉。
       打粉,留住鱼!急忙打下几勺粉,并飞快地换线绑钩。六秒记忆啊,鱼真的只有六秒记忆?有吃口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动作比平时也快多了。重新将竿抛出,希望爆口鱼的记性不要太好,智商不要太高,吃点儿回头草。
       静候中和钓友交换着意见,此时钓友上了一条黑鱼。凭我的感觉刚才的吃口不象黑鲷。去年在附近钓位擒获2斤级别黑鲷,同时也有几次爆口,当时的感觉明显与这次不同,黑鲷是力大,速度快,爆发力强,方向变换多,而这次虽然也是力大但是比较沉稳,有股牛劲,虽然也左右冲撞,但爆发力、速度和灵活性不如黑鲷。可能是大黑鱼,我感觉如果是黑鱼,决不会是一两斤的,一定是个大家伙。
       正在讨论中,眼不离浮波的我忽然发现情景重现,浮波依然是缓缓下沉,耐着性子直到看不见浮波了,轻收余线,略带竿尖,猛然抽竿,一股大力抖动着从拉直的主线传过来,强收的想法充斥着大脑,右手抱竿上举,左手吃力的摇着线绞。此时鱼从右前方一竿远的地方猛的转向扎向脚下,急将竿高举,力图将鱼带出脚下的礁石。左拉右拽,在将鱼带出上浮时,急速收线,慢慢见到浮波了,心想这回你跑不了了。可折腾了半天还是见不到鱼的真面目,但肯定不是黑鲷。钓黑鲷见到浮波时,水下已是白花花一片了。正在疑惑间,突然一下震动,只见竿尖向上一弹,阿波飞向空中。结局很明了:又是断线跑鱼。急的在旁观战的另一四眼直跺脚,肯定在骂我笨蛋。呵呵~
       赶紧打粉,再换子线绑钩。此时真的有点想不通,2号的桑籁子线上2斤半的黑鲷都没问题,到底是什麽东西,玩弄我两回了!
旁边钓友上了一条漂亮的黑鱼,呵呵~告诉我该鱼非常好吃。
迈步从头跃!抛竿,打粉,静候。反思多次的爆口、断线,看来方法不能一成不变,要因时,因势变通变通,随机而变。心想再上鱼不急于搞上来了,和它玩玩儿,我也调戏调戏它吧!
       想着想着它就来啦!这次不着急了,反正急了也是断,不急是不是会好些呢?高手为何镇定?经的事多呗!(我脸红,不敢包括自己啊!)。旧景重现,既然是不急,看着俺的达瓦阿波渐渐没影儿了,咱今天数到5!“五”字离口,抽竿中鱼。由于钓点在三竿半外,先弓,后收了几手线,鱼是左冲右撞,我也是左摇右摆。鱼下沉要逃,我竿往下就一就,鱼一松劲,我就来劲,往上弓,鱼的劲道小时,我就抓紧收线。你来我往,到底是我的智商高一点点,呵呵~渐渐橘红色的达瓦阿波显现出来了。可爱的旁边钓位另一四眼没等招呼已拿着抄网送了过来,轻盈敏捷。
随着线轮的转动,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:通体银灰色、扭动着有力的身躯、体长将近40公分的家伙浮出水面,并且在做着最后挣扎。我干净利落的一网抄进,拿上岸边。二人盯着这家伙:身上银灰色的鳞片班驳闪着珠光,嘴里还吐着怨气,身躯厚实,难怪那麽重。
       说起脸红,由于咱北方大鱼甚少,不敢奢想钓到大鱼,连保温箱都没敢买大的,放血进冷宫吧。冰箱也是小一号的,鱼的身体都伸不直,看到鱼儿弯着身子,样子挺受罪的。鱼儿,对不起啦!
       “赶紧打窝!”随着鱼获入箱,也不知多少粉打了下去。
        检查钓组(这点很重要,否则后悔莫及!),子线下段有些花,赶紧换线。依旧是2米的桑籁2号子线,中部加一1B的咬铅,4号千又金钩,选了一个粉色的大虾仁挂好,按原钓点抛了出去。此时旁边钓友再也按奈不住,换到我这边来了。两人侃着侃着,回头点了一棵烟的功夫,回头发现阿波不见了,赶紧抽竿,早了,由于没准备,操之急了些,爆口。悔的肠子都绿了,跺脚发誓以后一定要戒烟。
        我在想今天挺开心的玩了几把,还能过过瘾吗?忽见阿波飞速下沉。我喊着:又来了!由于余线少,抽竿就中,鱼拉着主线就往外跑,我一扬竿,感到力量不大就边弓边收,一会见到点点黄色从水下泛出。再一细看,一个小黄姑。刚准备拿抄网,也就半斤,直接飞吧!好漂亮的黄姑!我原来钓过的也就二两左右,没见半斤的。
        检查了子线没事,挂饵继续操练。此时感到有点累,才想起忙活了一早晨的革命工作还没吃点喝点。面包、可乐,狼吞虎咽,一分钟了事。
        眼随便瞟了一下浮波,哎!怎麽往外走?收回重打,照旧往外走。细看流,只是略慢,没变向啊?忽想起,刚才没检查主线。急收回检查,果然发现主线8字环上方三米处花了,阻挡了半圆挡珠的滑动。犯了低级错误,迅速改正。好在发现的早,不然后来才会后悔哪!
        此时没有了流,难奈的等候,落得和钓友休息聊天。忽然钓友道:“怎麽这麽多的白沫?”是挺怪的,顷刻间潮水变换,波涛汹涌,海面顿起白色的泡沫,都不知是从哪里来的。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泡沫形成一条带,渐渐远离海岸。抛竿下海,缓缓带回,反正已有了鱼获,饵粉现在打的也很慷慨了,礼数周到,数量充足。流头钓点是打外一里二,三点式,脚下的二份不能忽略。眼睛看着阿波随着波浪上下浮动,心里却想着上次出矶断主线跑鱼的情景:阿波也是这样不断的一起一沉的,可那次却是点着头渐渐的远去,好象在和我说:再见,祝你下次好运!又想着那条力大无比的黑鲷,挂着两米的2号子线、4号金钩,不知生死如何。被钓起是它的造化,如被海底的礁石、浒苔缠住,生死不得,好可怜呀!(是不是有点猫哭耗子的感觉?)
        边想着心事,边打粉。一分神,没注意浮波又开始动作了,待发现时浮波已呈现一团模糊的红色,而看不清形状了。有了N次的遭遇,此时的心态倒平稳的出奇。看着浮波已不见了踪影,轻带竿尖,略感有些微抖动,知道不是小鱼在调戏我。一、二、三------五!起!随着喊声,猛然抽竿,啊!大力!又中!鱼中钩后开始挣扎着发力,左右跑,再就是扎向脚下,好大一股蛮力,手臂震动得发麻。我双手撑着竿,避免它钻进脚下两次断线的地方。放线!别拔河!可是我几次的遭遇让我又感觉到不能放。鱼拼命的下钻,一放线,极可能入礁,那才瞎了哪!
        我和它玩起了拉锯的动作:1.5号竿弯成了弓形,也真象木工的钢丝锯。你拉下去,我让一点;感到你没劲儿了,我就往上弓一点儿;弓到头顶感到你没力度,我就收点线。一来二去。我居然把它拉上了水面,一看,啊!和刚才那条差不多大小。后来才发现由于吃口太深,疼痛,才拼命挣扎。下抄就鱼,突然鱼一个翻身又拼命下扎,并随即往右狂奔。主线此时已贴近脚位暗礁,分分钟有割断的可能。另一四眼大喊:跳下去!当然不是跳海啦!而是下方有块突出去的六棱石。我一下跳下去,举竿努力往外带,鱼终于离开了暗礁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一脚潇洒的二踢脚,呵呵呵~下抄网,顺利请君入瓮。鱼进了抄网都不老实,一挣扎居然把我跌了一跤,看来是累了啊!
        重整钓组再次开竿时,钓友不无嫉妒的笑说:“子健,你要是再中鱼我可   抢竿啦!”听得我哈哈大笑说可以。正说笑,钓友说:我的来了!只见他的浮波也出现了我见惯的动作。他比我稳当,一直到阿波不见才说:可以起了!一抽中的。我急忙收竿准备协助抄鱼,只见弓起的主线急速向右移动,僵持了一分多钟,只见竿尖弹起,让他极度沮丧的事情发生了:我刚才是两次断线跑鱼,他这次是线断鱼跑。收线回来一看,4号主线断掉,可惜呀!懊悔呀!之后再没有象样的吃口。
粉打完了,饵也没了,把鱼拿出来把玩一下。
       这时感到真的是累了,该回家啦!
     海边的晚霞燃烧得很美,太阳象个鸡蛋黄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晚霞随着鸟儿翅膀慢慢远去,夜幕被一双无形大手拉下来了,星星和月亮都爬上来了,银色月光照在我们的身上,夜色中的海,格外迷人,墨蓝色的天空闪闪小星星在不远处偶尔有几条舢板慢慢开过,身后面灯塔已经亮起来,一闪一闪一年又一年在黑夜里为过往船只指明方向。浪花不知疲倦在拍打着礁石,多么美丽风景,我似乎是醉了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鱼获不多也没有惊心动魄的博鱼场面,结果不十分重要,过程才是难忘,生活中的苦与乐不必说,而更多让人感悟到是容身于自然中的那种情趣和过程值得回味,钓鱼不是为了吃,那金钱在市场不知要买多少鱼了,虽然大坝上只有吃干粮,但我感爱到了海钓带来了剌激和快乐、就算空军回来也爽,亲近自然挑战自我,关爱、自信、团结、互助的精神同时使我们达到放松身心,缓解压力,虽然世间一切都在变,但我对矶钓那种向往和投入,永远不变。
        回来的路上,听着四眼矶友们的调侃,偷偷地笑着,不想说话,因为腰和胳臂还在酸痛。不过此时却体会到了什麽叫“痛并快乐着”!
十三口黑鲷,斤鲷七尾,靠斤三尾,七八两放生三尾。
   1.jp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4 15:5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收听腾讯微博
这么多鱼.... 银灿灿的  真不赖..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5-6-5 09:46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报纸上都是铅。。。还是别放在报纸上好!~~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6-23 10:2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澎湃澎湃 发表于 2015-6-5 09:46
报纸上都是铅。。。还是别放在报纸上好!~~~

还真没想过,就是怕不易钓上的渔获放地上,脏了,哈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进行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网站技术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航海会 ( 苏ICP备14027766  

GMT+8, 2019-8-19 00:58 , Processed in 0.479600 second(s), 24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打开/关闭 本页二维码 返回列表